探索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
来源: 新闻中心 日期:[ 2020-05-06 ] 浏览: 10
     

探索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

真正的哲学都是时代精神的精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需要有与这个时代相适应、总结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反映这个时代特定精神面貌的哲学理论形态。探索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必须在以下三个方面着力:

  必须立足新时代。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必须是历史的产物。任何哲学都不是永恒真理的显现,而是在回答和解决时代面临的重大问题时形成的。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思想的时代进化不是在“绝对观念的神秘怀抱中发生的进化”。实际上,“适应自己的物质生产水平而生产出社会关系的人,也生产出各种观念、范畴,即恰恰是这些社会关系的抽象的、观念的表现。所有范畴也和它们所表现的关系一样不是永恒的。它们是历史的和暂时的产物”。正因为它是历史的产物,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面貌,因而才能成为哲学发展的一个历史阶段,从而具有了“超越时空”的历史性价值。

  在构建“新时代”的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进程中,所有的哲学思考无疑都应该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因为正是这个方位构成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产生、发展和完善的社会基础和现实背景。马克思主义哲学活的灵魂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地分析和把握各个历史时代和社会阶段的基本状况和发展趋势,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原则。那么,何为“新时代”所面临的客观实际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中国最大的客观实际,就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不能脱离这个基点。”我们进行哲学思考,构建中国哲学知识体系和理论体系,同样不能脱离“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客观实际。在进行哲学思考与建构时,必须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准确理解新的历史方位“三个意味着”的深刻内涵,在此基础上深入思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阶段性特征,并对之作出哲学上的概况和总结。比如,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那么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就应该是反映中华民族当代生存方式和民族精神的思考;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那么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就应该是关于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哲学思考;新时代“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那么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就应该是当代中国关于人类全球发展的世界历史哲学思考。俄罗斯学者A.B.维诺格拉多夫早在2009年就指出:“强大的国家通常被认为具有历史创造性和特殊发展道路,而这种发展的成绩久而久之则成为普遍财富。现在中国有机会向世界提供另一个选择,一个传统价值可言被赋予现实意义并能得以延续的路径选择。”就此而言,新时代的历史方位、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及其特征、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可资发展中国家参照的新发展观、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等,共同凝练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的主要内容。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和思想表达,显然已经不同于改革开放初期了,这是因为社会现实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首先应该是思考和研究新时代面临的社会主要矛盾和国内国际重大问题的理论成果。

  必须强调中国特色。这个“特色”既具有历史的延续性,又具有现时代的新表征。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其中国特色首先必定反映在历史渊源上。作为文明古国,中国几千年历史所积淀的丰厚思想资源是新时代中国哲学思考无法绕开的前提,因为它们构成了恩格斯所说的“萦回于人们头脑中的传统”,并且仍然会影响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现在我们思考哲学问题时,肯定应该立足于新时代,但是其精神源泉却有着跨越数千年的思想累层的厚度,这是我们永恒的精神财富和宝贵的民族文化特色。当然必须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绝不是要回到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形态,而是以传统哲学思想为基础,经过转换与拓展创造性地提出富有时代感的哲学概念、命题,形成当代新的哲学理论体系。其次,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的“特色”,也必定体现在其产生的实践基础和社会环境之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已经让我国发生了“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的现实基础或客观现实。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应该是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进程的理论总结与思想概括。最后,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的“特色”,也必定呈现在中华民族特有的话语方式和新的话语生成上,这些话语既有中华民族的传统根基,又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滋养,更重要的是基于现实实践问题的表达方式。总之,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理论应该是中华优秀思想文化和哲学智慧在新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体现的应该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与梦想,反映的应该是关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进程、发展规律及其动力的思考,展现的应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凝练的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价值追求和精神标识。

  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需要特别明确的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不是别的什么哲学,而是以中国语言讲述、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这是站在人类文明形态演化和中国独特的哲学智慧优势的高度上所作出的思想凝练和时代判断。这种哲学不是那种试图穷尽真理的“绝对观念”,而是为真理的探索开辟了更大的可能性。中国特色哲学既不应该是“康德式先验范畴”,也不应该是等待学者发现的“黑格尔式的理念”,而应是对中国现实社会发展进程持续不断探索和思考的结果。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机械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而是按照马克思主义指引的方向走向未来,即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方法和行动的指南,形成符合时代要求的精神理念和思想观念。其基本立场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其研究方法是基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其理论旨趣是以人民为中心;其理论源泉和动力来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其理论形态应该在深度思维层次上考虑问题,旨在提升运用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和底线思维的能力;其理论表述应该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理论文化形态。

  总而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前无古人的伟大探索,它缘起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伟大社会理想,立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而兴起。中国道路不是一种先验“模式”,而是中国人民历史性实践活动的过程。中国特色哲学理论既是这个历史实践进程的总结,又是这个实践过程的精神构成要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一个需要哲学大发展的时代,也是一个能够产生伟大哲学的时代。新时代的哲学工作者应该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理论体系上下求索,奉献出体现时代智慧的理论成果。

  (作者:韩震,系国家社科基金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重大研究专项“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基本理论问题研究”课题组首席专家、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版权所有©2010-2014 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江苏第二师范学院 党委宣传部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7号 210013 苏ICP备05071373号